<

观众剧评: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:那都不是事儿 这个Feel倍儿爽! ——一场灯光效果意外引发的意外效果

来源:编辑:2014-05-30 查看数:

在剧场公演中,没有完美的演出,只有完美的效果!这句话在昨晚的音乐厅得到了完美的诠释!

不得不承认,由于灯光效果出现问题,演出推迟了二十多分钟,虽然剧场工作人员上台三鞠躬表示歉意,虽然观众以长时间的掌声表示接受,虽然演员们急中生智上台机型脱口秀赢得笑声一片,但失误就是失误,当晚演出的灯光部分,并没有按照原先设定效果呈现。

没有了复杂的灯光,演出会怎样?演员和观众都是未知的。但演出还是正常开始了,整个舞台除了另外布设的几台独立的小灯之外,全程都启用大灯全景照明。这种用光,让舞台的每一个细节全部呈现,演员们就是在这样毫无遮掩的灯光效果下,“裸演”了一场“徐州版”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。

对于演员来说,在这种全光下表演是第一次,但对观众来说,他们并没看过之前的版本,这就是他们所认为的演出效果。起初,演员略微不适,但表演还算完整,观众也在这种全光下能够看到每一位演员的表演细节。当演出开始十几分钟后,奇妙的事情发生了!

由于去掉了变幻的复杂灯光,舞台和观众一下拉近了距离,观众不会因为灯光而分神,反而只是关注到表演本身。对于演员,这种光效更像排练厅般熟悉,表演也越来越放松、自如。不必考虑位置与光圈的配合,也更加专注在表演上。于是,一场纯粹放在表演本身的戏剧上演了!朴实无华,原汁原味,铅华洗尽,如梦无痕。一场灯光效果的意外却收获了意外的效果,也许这是田沁鑫给徐州观众一个特别的礼物,大胆的田导会不会因为这次灯光的运用,重新思考舞台的光效?


其实很多时候,我们在戏剧上做加法,却忘了戏剧本身的魅力。一部《蒋公的面子》完全是靠文本撑起了整部话剧,曾经的《哥本哈根》3个演员、一棵树、一把椅子,时空转换、人物塑造全是在这个不变的场景中,看似朴实的台词,却暗流汹涌的决定着人类文明进程的分水岭——原子弹。而《等待戈多》更是两个人在基本无布置的场景下,成就了荒诞戏剧的代表作。

少则多,多则惑,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。很多人会说,小时候物质贫乏,却很快乐,而现在好像什么都不缺,却每天若有所失。有时候我们的困惑,不是因为得到的太少,而是因为想要的太多。淡极始知花更艳,也许给生活做减法,回到那颗初心,更容易让我们享受所拥有的一切。就像昨晚朴实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人们因此开始重新关注戏剧本身,也许并没有缺少什么,反而获得了更多。

田沁鑫本人就是一个很本真的人,经常在排练厅里穿着老北京的片儿鞋,粗布马褂加灯笼裤,手上搓着蜜蜡,喝着盖碗儿茶。她这版的《罗朱》似乎也在以“北京大爷”的方式回归朴实无华。莎士比亚原本华丽的诗词,在这里变成了京腔京韵的胡同串子,奢华的宫殿场景,干脆设计成类似建筑工地般的水管架构,你似乎找不到西方文化的痕迹,反而感觉他们像住在鼓楼大街附近的大院儿孩子,王朔式的笑骂、冯小刚式的调侃,故事就发生在深夜或者凌晨,罗密欧和小伙伴们仿佛骑着自行车,打德胜门一路穿过什刹海的酒吧街,从银锭桥一跃而过,在烟袋斜街吃着羊肉串喝着啤酒,然后直奔南锣鼓巷的夜店,最终消失在地安门的胡同里。这不正像回到了少年时的放荡和自由,只是同样的故事发生在世界上不同的城市。


“罗密欧”或者“朱丽叶”只是少男少女们的代号,有多少人在这个恋爱的季节,在一座恋爱的城市,相识、相恋、相拥、相吻、相伴、相守,在这场爱情的“真心话”、“大冒险”中,在荷尔蒙大爆发的年华里,少年们前仆后继,抛投洒血,义无反顾,粉身碎骨。用最原始、最单纯的冲动,证明着自己的存在,这——就是青春!

毫不遮掩,毫无忌讳,不必伪装,不用深沉。像极了舞台的灯光,照亮全场。也让观众直面自己。如果说,电影可以在家里看,但看话剧一定要去剧场,因为,如果不是你亲身坐在那里,不是和全场观众共同屏住呼吸,不是看到活生生的表演直接呈现在面前,不是听到震撼的音效感动全场,你很难感受我所描述的一切。

效果意外的意外效果,让演员和观众得以坦诚相见,回到原始的戏剧,也正因这次额外的收获,让我们有机缘思考最本真的生活,演出结束后,全场观众欢呼沸腾,国家话剧院也通过这次特殊的形式,感受着大徐州特有的热情与格局!面对真挚的情感,面对真实的表演,面对真正的震撼,一切都不重要了!

没有完美的演出,只有完美的效果。或者说:没有完美的人生,只有完全的享受。也许我们真正需要的,并不像我们认为的那样多;就像我们真正得到的,也并不像我们认为的那么少一样。。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陈峰 写于2014.5.27 有阳光的清晨